那年他離開家鄉到台灣,孑然一身,站在陌生的台北街頭,他聳聳肩,跟自己說:「反正車票裡沒印上回程的日期,回也回不去。」

那些年他替大牌製作人做助理,瑣碎的生活,他躲在無人的錄音室裡抱著吉他,對自己唱:「忙碌不再能負荷我的憂愁,異鄉聽首情歌都,泣不成聲。」

那些年他寫了許多歌,滿載著夢想與人生起落,他很少沮喪,因為懂得看淡悲傷,他寫:「生活中交錯失望,越想念就越孤單,若再被寂寞迎頭趕上,多感傷原來只是正常。」

那年他發人生第一張創作專輯,封面上的青澀臉孔,一段太勇敢的歲月,他永遠不會忘記那份執念:「這一天和這一夜,改寫了我以後的一切一切;哪一天哪一夜我可以感覺,那某一種溫暖感覺。」

那年最疼愛他的父親過世,他來不及送他一程。在他一貫的樂觀笑容裡,永遠埋伏歌裡的想念:「是因為有你,我生命才起美麗的變化;愛你始終是我一直守著的誓,愛你始終也走不完這場緣分。」

那年他決定到北京闖蕩,像年少時離家一般,行囊裡只有一部寫歌用的舊電腦與一把掉漆的吉他。他的臉上多了些自信與成熟,他的音樂卻依然真誠:「我很在乎,走這條路,臉上每條紋路可以回顧,都有我的故事。我會找到幸福。」

那年他帶著累積下來的三百多首作品,尋求發表機會。無數的碰壁也沒有讓他放棄;如果知道路只有這一條,就永遠不可能放棄。他說除了寫歌與唱歌,除了緊緊懷抱著的夢想,他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。他要「趁一切還來得及。」

回首來時路,每一步都是幸福。快樂的、悲傷的、驚喜的、失望的,都是。
易桀齊說夢想就像一艘船,一生都在尋求靠岸的港灣。
這些年的漂泊,他始終堅信,有天他會找到自己的一整片天空。

2006年秋天,當世界上充滿了太多混沌的時刻,易桀齊卻更清楚地看見了自己。他帶著他的音樂,誠懇地訴說與輕唱,讓我們更清楚地聽見了自己。

三月花,花的話,是易桀齊真正的心裡話,是他無怨無悔甘心付出一生的牽掛。


5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karling82
  • 嗯。。。那么继续爱音乐哦!!<br />
    我也要买你的专集!!<br />
    我喜欢“花的话”,喜欢你那细腻的声音!!<br />
    加油喽!!
  • Fe1ix
  • 所以啊<br />
    要珍惜眼前人<br />
    加油 大哥<br />
    反正現在你有錢買機票了<br />
    加油干吧